當前位置:
首頁
> 資訊中心
> 嘉德通訊
嘉德通訊126期· 拍場擷珍 閑談扇面書畫
2019-06-13

  撰文|劉錦錦

 

嘉德通訊125期· 拍場擷珍 閑談扇面書畫

王云、羅振玉(1891-1938)、(1866-1940)

秋花黃鸝、小楷

紙本 成扇

 

  扇,其本意,東漢許慎《說文解字》釋為:“扉也。從戶羽。”按《禮記集解》:“是月也,耕著少舍,乃修闔、扇,寢、廟畢備。”鄭玄曰:“舍猶止也。因耕事少間而治門戶也。用木曰闔,用竹葦曰扇。”意即用木做的門稱“闔”,用竹葦編的門稱“扇”。

  西漢《淮南子·精神》載:“知冬日之箑,夏日之裘,無用于己,則萬物之變為塵埃矣。”西漢高誘注:“箑,扇也,楚人謂扇為箑。”東漢《論衡·是應》則有“人夏月操箑,須手搖之,然后生風。”可見,此時,“扇”的含義已經由門扇變為可以握在手中的扇子之意。

  隨著漫長的歷史歲月,扇子也經歷了不斷的演變、創新與發展。到了明清時期,折扇開始流行起來。折扇,又稱“折疊扇”、“聚骨扇”、“聚頭扇”、“撒扇”等。起源于日本,據說日本人是受到蝙蝠雙翼的啟發而發明了折扇。對此,明人鄭舜功《日本一鑒》記載說:“倭初無扇,因見蝙蝠之形,始作扇,稱蝙蝠扇。”

  又明劉元卿《賢奕編》亦云:“聞撒扇始于永樂中,因朝鮮國進撒扇,上喜其卷舒之便,命工如式為之。南方女人皆用團扇,惟妓女用撒扇。近年良家女婦亦有用撒扇者。”可見,折扇在明永樂年間開始受到帝王的青睞,下令大量仿制以備宮廷所需,從而廣為接受和流行。

  清代,折扇依然盛行不衰,江浙地區是重要的制扇中心,名工薈萃。杭州曾有座“扇業祖師殿”,據扇業會館碑文記載,它重建于光緒十四年,碑上勒名捐助者共139戶,殿中神位牌上供奉的扇業先輩老藝人達462人。可見其時名匠輩出,折扇的產銷定然極為興旺。

 

嘉德通訊125期· 拍場擷珍 閑談扇面書畫

丁輔之、黃太玄(1879-1949)、(民國)

大利圖、臨書譜

紙本 成扇 

 

  中國的文人騷客素喜揮毫翰墨,展現才情。扇子,尤其是折扇,作為書畫藝術的載體之一,以其獨特的藝術形式為人們所喜愛。歷代文人墨客、丹青妙手皆喜于扇面上題詩作畫,使得扇面書畫藝術蓬勃發展。扇面雖幅不盈尺,但描繪的題材非常豐富,風格多樣,梅蘭竹菊、花鳥蟲魚、金碧山水、仕女童趣等千姿百態,無不表現得從容自適,體現出自然界的律動和美妙,涌動著生機和力量。

  由于扇面書畫的高度藝術性和時尚性,藏扇在古代便是一種風雅之事。乾隆皇帝曾特命畫家張若靄把宮中收藏的名扇兩篋共300把編目列序,題名為《煙云寶笈》出版。老舍生前也喜歡收藏扇子,他收藏的大多是戲劇名伶書畫扇,包括梅蘭芳、俞振飛、程硯秋、王瑤卿等人的作品,共有一百多把。“補白大王”鄭逸梅愛扇成癖,視扇面為“書畫皆絕的珍品”,收藏之好歷經數十年而不棄。

 

嘉德通訊125期· 拍場擷珍 閑談扇面書畫

王同愈、陳燮龍(1885-1941)、(清) 

湖山清光、小楷七言詩

紙本 成扇

嘉德通訊125期· 拍場擷珍 閑談扇面書畫

古銅印蛻十八枚并釋文

紙本 成扇

 

  本期《中國近現代及當代書畫》專場特辟扇面書畫版塊,收錄成扇、折扇一百余件。其中既有原中央美院教授兼圖書館館長常任俠先生舊藏多幅扇面,又有仁妙軒主人友情提供的二十多把成扇,還有不少“同一上款”的作品,量豐而質佳。

  常任俠先生作為我國著名的美術史家,數十載間所藏佳品,山水、花鳥、人物無所不包。其所蓄無論丹青,亦或墨韻,無論其時大家,亦或古代賢者,無論藝壇名流,亦或學界名宿,俱珍寶惜藏。而仁妙軒主人與中國嘉德之緣由來已久,曾在2014 年、2016 年多次舉辦“仁妙軒藏珍”、“仁妙軒藏中國書法集珍”、“玲瓏集—仁妙軒藏冊”私人珍藏專場,均取得不俗戰績。

 

嘉德通訊125期· 拍場擷珍 閑談扇面書畫

馮超然、寶熙(1882-1954)、(?-1930) 

聽松、小楷

紙本 成扇

 

  靜心欣賞此中的把把成扇,愛扇骨者,能夠欣賞到其竹材的自然天趣;愛扇藝者,必贊服其制作的妙窮毫厘與窮工極巧;愛扇面者,則能品味到扇中的筆調墨韻。古人不離扇子,是愛其美、愛其雅、愛其掌中揮動的翩翩之姿,更是愛彼時精致與考究的生活。書畫家們在扇面上留下的精美之作,都有咫尺千里、片紙長天的表現意境,讓人領略到藝術之美的底蘊,引發對生活和繪畫的無限鐘情與熱愛。

六合图库彩图下载